【以案警示】雁过拔毛

【以案警示】雁过拔毛

发布日期:2018-04-03 浏览次数:1426


我工作了大半辈子,竟然被几块钱迷住了双眼,真是晚节不保啊!重庆市涪陵区蔺市镇红旗社区党支部原书记童平悔不当初。今年年初,童平因巧立名目乱收费,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事情源于2017年上半年涪陵区纪委、蔺市镇纪委收到的4封群众举报信。而这些举报信,无一例外指向了时任红旗社区党支部书记童平。


有的举报信中称,别的社区录指纹不收费,为什么红旗社区要收费?


有的举报信中则指名道姓举报童平在危房改造建档立卡过程中乱收费……


为什么举报信都指向红旗社区和童平?录什么指纹?谁收的费?向谁收费?带着一连串的疑问,纪委调查组的干部来到红旗社区。经过走访干部群众和查询账册,调查组基本掌握了案件情况。


纸终究包不住火。请你谈一谈养老保险指纹录入的情况。当纪委工作人员找到童平时,童平一五一十地承认了乱收费的行为。


红旗社区最远的村距离镇政府有30多公里。20145月,全镇启动养老保险生存验证。由于生存验证需要录入指纹,而事情涉及红旗社区众多老年人。为了方便群众办事,镇政府给红旗社区配发了一台指纹机。


本来是让群众少跑路的好事,到了童平这里却变了味。他在社区支委扩大会上明确表态:录指纹肯定是要收钱的,每人每次5元。收来的钱当做集体工作经费,我这也是为大家好。于是,指纹机摇身一变成了细水长流的提款机


这个指纹录入费在红旗社区连续收了8个月,共涉及1055元。也就是说,有200多位老人被收取了这没来由的费用。而这些收来的钱,则落入了童平和红旗社区部分干部的腰包。


随着调查的深入,童平乱收费的事实更加清晰了。事实上,录入指纹收费已经不是童平一手策划下的第一次乱收费了。2012年底,红旗社区被涪陵区政府定为CD级危房改造重点社区。按照要求,在进行危房改造之前,社区负责对所有CD级危房拍照,并录入数据库建档。


作为红旗社区的党支部书记,这项工作自然落到了童平身上。因为红旗社区辖区大、人口多,社区干部经常向童平抱怨工作经费不足等问题。而给危房拍照需要爬坡上坎、进组入户,这样的累活儿收点辛苦钱,问题应该不大


于是,童平召集社区干部开会,并全票通过了收取危房照相费的决定。就这样,红旗社区以每户25元的标准,先后违规收取了5925危房照相费,其中涉及一些五保户、低保户和建档立卡贫困户。而这些钱被几个社区干部均分入了私人腰包。集体决策、用于工作经费,程序合规、结果合理——事后,童平还洋洋得意,自认为干了件聪明事。


聪明反被聪明误。2018年初,童平受到党纪处分,涉案的其他几名社区干部也受到了相应处理,所有违规收取的费用被全部清退。(摘自中国纪检监察报)